当前位置:首页
 > 新闻中心 > 媒体聚焦
泰州日报:“疫”线“摆渡人”:这个时候,我们不上谁上?
信息来源: 泰州日报 发布日期: 2022- 04- 20 17: 03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转运车辆消杀。

凌晨1点45分,2号负压车转运信息上报;3点02分,5号车消杀结束;4点38分,1号车完成交接……疫情防控中,感染者如何转运?其背后是一群“摆渡人”的星夜兼程、分秒必争。他们始终奔跑在接送转运病患的最前沿,用车轮跑出一条“生命转运线”。

这个时候,我们不上谁上?

4月2日晚,兴化新增一例外省输入阳性病例。19点37分,铃声骤响,转运指令来了。“出发。”王峰一跃而起,直奔东南角的兴化市人民医院洗消中心。弥漫的消毒水味一下子将他包裹起来。“这味道习惯了!”王峰深吸一口气,熟练地穿起防护服。19点48分,同车的护士戴雯芳也已穿戴完毕。两人上了高速,并很快接到了病人。对方看上去非常紧张,防护服穿得扭在身上。王峰一边指导帮着调整防护服,一边小声安抚“没事的”。45分钟后,3人顺利到达定点收治医院。与此同时,兴化市人民医院转运小组群里响起王峰的实时信息报备,“正在交接。”22点多,王峰安全返回,防护服内早已湿透。“脱防护服要格外小心。脱一下喷一下消毒酒精,要从里到外,慢慢卷着褪下去,一点都不能碰到外面那一层。这些都是有严格流程的,虽然繁琐,但是一点都不能马虎。”

兴化市人民医院转运组共有3个梯队36人。目前投入的第一梯队12人,兴化市人民医院8人,中医院、周庄中心卫生院4人。12人中,5名驾驶员、3名医生、4名护士,最大的52岁,最小的22岁。

52岁的王峰是团队中的老大哥,是一名拥有32年党龄的老党员,也是一名退役军人。“离家差不多100天了,24小时待命,每天两点一线连轴转。”王峰的沉着、担当,在团队里出了名。危险的、麻烦的,他总是第一个上。团队里年轻人多,他给大家鼓劲时没啥大道理讲,但打比方举例子,他在行,“打仗面对的是子弹,疫情防控面对的是病毒。我们有这么好的防护,啥都不用怕,一定赢!再说,这个时候,我们不上谁上?”

那一天,他们连轴转运了13趟

实际上,每一次接送被转人员,便会经历一次危险。新冠确诊病人、无症状感染者;密切、次密切接触者;隔离人员、高危人群需要就诊者……转运的时间总是充满突发性。22点44分,1号负压车转运信息上报;凌晨1点26分,5号负压车转运信息上报;2点15分,1号车消杀结束;3点02分,5号车消杀结束……这是4月11日晚至12日凌晨,“转运小组群”里各转运小组发送的信息接龙,这仅仅是转运队最普通的一天。每一个信息接龙里,涵盖了发车、转运抵达、第一次消杀、医疗废弃物处理等10多个关键时间节点,而这一忙常常是五六个小时。4月6日,这样的信息接龙几乎“爆屏”,因为这一天,转运队员出车转运达到13趟。

转运,不确定因素非常多。4月11日上午8点45分,驾驶员吴桂龙接到指令,要到大垛高速路口接收多名转运对象。由于所接对象要进行核酸检测并等结果出来,9点26分抵达接收点的吴桂龙一等就是6小时,到当天17点才转运完毕、返回医院,全程将近9小时。穿着防护服的吴桂龙不能吃不能喝不能上厕所。内里的衣服更是湿了干、干了湿,挂上了一层盐霜。因严重脱水,他只想吐,一口水都喝不进……

疫情无情,我们有爱

负压救护车内,空间密闭狭小。

乍见医护人员全副武装的模样,被转运人员大多会表现出脆弱、焦虑、恐惧的情绪,有时甚至没办法配合转运。这时,医护人员的暖声细语和贴心照顾,会让他们放松很多。

1997年出生的高逸翔是一位暖心的小伙子。有一次,转运的是一名晕车的老人。原本,厚重的防护装备闷得老人几乎喘不上气来,加上颠簸,老人吐得厉害,口罩根本无法兜住。

高逸翔见状,当即递上消毒纸巾,并拿出口罩让其换上。为了能让老人稍微舒服一些,他又指导老人躺上担架,同时和驾驶员商量,尽可能地减慢车速、保持车辆行驶平稳。

到了医院,老人家下车后更显无助。高逸翔想想不放心,交接后又将老人家里人的电话交给了医护人员,请他们帮着联系、照顾。

“疫情无情,但我们可以有爱。”高逸翔和“战友”们实践着逆行急救者的使命和担当。(来源:泰州日报2022年4月18日第2版 记者 韦红雨  通 讯 员 赵南金 常乾坤)
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